小伊沐子

【言柯】聚散离合


·是糖!
·短篇,大概3k8字(捂肝
·社恐柯x邻家大姐姐(?)言
·很草率!幼儿园文笔!没怎么修过!
·剧情狗血!典型女主倒贴文(??)
·食用愉快啦!

-
繁忙的街道上行人来去匆匆,一旁的柏油路上各式各样的车辆飞驰而过。
天色渐暗,蔚蓝幕布沾染上了些许紫红,却带不来幽静的气息。抬头,辨不出一颗星星划过的痕迹。红灯转黄又转绿,擦身而过的人群中没一个熟悉的面孔。从他人口中吐出的是陌生的语言,自己脚下踩着的是陌生的道路。打在广告牌上的灯光忽闪忽闪,他虽能读懂上方的文字,却对其感到茫然。
他掏出了手机,确定了电量格数为零。晚上七点半,步行了许久却仍见不着一个公交站。萌生起了找行人问路的念头,却在第一时间被自己强烈的恐惧打消,于是将口罩向上拉了拉,挪动起酸痛不已的双腿继续向前方漫无目的地走着。
在陌生的环境中总是更容易回忆起以前的时光。
许久许久前,他在取完快递返家的途中结识了一个比他大两三岁的邻居。
那时他是个准初三生,迟迟没发育外加体弱多病让他显得个子矮小脸色苍白,导致将一份庞大的快递搬回家显得异常困难——那是他用长久以来存着的积蓄买的一台电子琴。
她从楼梯上方出现,穿着着简洁大方的白色外套与牛仔短裤,背上背着一个薄荷绿书包。
当时他的心情颇为糟糕。在艰难地挪动快递箱子的时候他便祈祷谁都不要遇见了——他实在不想承受带有任何情感的目光甚至话语,即便是关心也罢。他停下了动作,低下了头希望她快点离开。
这时候她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箱子。他紧张得手心冒汗,开始嫌弃起自己的社交能力。他认为她可能会发表诸如“连这点东西都搬不起”或是“我帮你搬”之类的言论,总之无论是哪种都很糟糕。
“诶...有眼光,这架我想要很久了。”她用指尖蹭蹭箱子标签上的文字。
他略为惊讶。这时他想起了楼上偶尔会传出的琴声——是钢琴。先前他大概判断了一下,认为其水平大概与自己差不多,虽说自己弹的是电子琴。人总是更容易接受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毕竟到了这个年纪还坚持弹琴的估计就不是被父母逼着学的了。这时他微微抬起了头,嗅到淡淡的薄荷香味,眼眸对上了她隐藏笑意的蓝瞳,似有层层水波,感到自己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你住几楼?”
“呃...四楼。”
老旧的小区里居民楼没有电梯。她蹲下抬起箱子的一角,他默契地抬起另外一角,二人合作一点点向上搬去。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她的喘息,瞥见她发丝上凝聚汗水。
而他的感谢卡在喉咙。
终是到了四楼。二人都精疲力尽,他抬眼见她神色微怔,眸子扫过自己,随即意识到被他发现后有些尴尬地移来了视线,咬了咬嘴唇。他略微有些不适,取出钥匙打开门将箱子搬进屋内。
“有空...能来你家弹琴吗…?我住七楼的,叫言和。”在关门前,他听着她略带迟疑地问到。
“可以啊。我叫,呃,徵羽摩柯。”说完后他处在基于名字奇特而产生的尴尬时,更讶异于自己仿佛是不经思考般的爽快回答。虽说即便是他人请求,他也会碍于无法将拒绝说出口而同意,但他的确反感外人进家门。不,应该不止反感——是强烈的抗拒。每次有亲戚偶然拜访,即便是带着关心的,他都会祈祷对方尽快离开。和人对视的时候就会头脑混乱说话含糊不清,做什么事都不太稳,完全不是一个智商168的人该有的样子。

而当她真正来摁门铃的时候情况却意外的和谐。
下午两点,刚吃完午饭的他深呼吸,小心翼翼地开门,家里养的白猫不适时地苏醒,溜到门边咪嗷咪嗷叫。言和一把熟练地提起准备溜出家门的猫放到他怀里,顺手撸两把后关门。
“咪嗷——呜。”
猫不满地打了个哈欠,把双眼眯起。
“养猫还养鸽?骚。”
徵羽摩柯见言和盯着挂在墙边的鸽笼看,遂放下猫走过去将鸽笼提过来。
鸽子“咕咕。”
言和“咕咕咕。”
鸽子“咕咕咕咕”
徵羽摩柯“...”这是什么神奇的交流能力。他暗槽。“其实我还养了只仓鼠,在房间里面...”他估计言和也在暗槽他瞎买瞎养。
这时他看看不知何时在书桌旁站着的她——盯着的一叠厚厚的游戏光盘与各类游戏机。
她随手拎起一个ps4,回头,
“你家是天堂吗?”
不知不觉就玩到了傍晚。白猫窝在她的怀里睡得正香,她自己却仍精力充沛摁着手柄。他发现自己比平时更为容易在有他人的情况下放松下来了。她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香,闻着有些困——明明作用应该与其相反。
他对与他人相处本身并不反感,纯粹是恐惧罢了。当双方熟络起来后他便可以放松下来,虽说过程一般耗时极长。

后来他就慢慢地习惯了每次她来时初衷是弹琴而最后一个下午琴键没碰过的日子。也习惯了她玩得累了不时往他身上一瘫时的无奈与心跳加速。偶尔她会迷迷糊糊地和他说着真怀念搬家前和基友们狂摁手柄的日子并补上一句这里有你真好。
他想着这种相处气氛似乎还不错。偶尔闲下来的时候还会发条qq问她要不要下来玩。这时候她就会在几分钟之内捧着一堆好吃的和饮料下来。
“其实不用的...”
“总是蹭你的设备真当我好意思吗。”
他也会发现她带来的饮料总是与自己家垃圾桶中的同牌子同口味。她的手机铃声是自己爱听的歌,她在半夜邀他联机的是他爱玩的冷门手游。
“你怎么知道我玩这个?”
“你手机提示音。”
“???”
某次她似乎是稍稍认真了起来,说着想学作编曲。他便腾出时间和她一起翻翻书,分析乐谱小节,写短句找灵感,在电脑前研究个大半天。宿主音色都是他们一起出的钱,虽说他自己认为并没有花钱买的必要。她也时常会有忙起来的时候,但仍然不会减少找他的次数。
“你不是天才嘛...帮我看看这个。”
“你比我大了整整两个年级诶!”遂翻翻书。“......好吧,这都不会?”他察觉到他们的关系已经可以达到能互损的程度了。上一个与他维持这种关系的人已经在许久前离他远去。他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言和要搬走,或是去别的什么地方,他会不会感到不习惯,甚或是失落。
“话说学校要我们弄研究企划,帮个忙剪个资料行不行——”
“没空。”他最近时间有些紧迫。
“唔——”她发出哀求的声音。“我请你吃,吃啥都行。”
他答应了。但他心里清楚并不是因为免费午餐的诱惑。

他讶于自己时常会出现的“只要是她做什么都好”诸如此类的念头。他绝对不是挥霍时间与金钱的人。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的社交能力似乎有所增强,不再说句话都心惊胆颤。
毕竟是很久都没和任何人有过长期的交流了。
他也和她出去过玩过。基本是去挑设备和游戏光碟。他总是嫌弃东西贵,而有意无意瞅着的目光总是会暴露他的渴望——这时候她便会掏出银行卡。
“...想要就说啊。”
“不不不别了别了,大哥三位数的醒醒,网购吧网购吧。”说着鼓起勇气牵着她的手将她拽走。
言和无奈地叹口气,然后将手握得更紧一点。满意地看到他停滞了一瞬的脚步。他红着脸咬咬唇不敢松开手。不是不想,是不敢罢了,大概。
进入商场后,想去前面的小吃摊买点吃的,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言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你想穿?”
“...?啊??啥,我我我...”
“...只是觉得你穿起来会好看。”
靠,自己在说什么啊。趁她前去打量他所指的裙子,他轻轻快速挣脱开手,到前面的摊子去。
“麻,麻烦两份烤串,谢谢。”他接过后险些忘记付款,走了两步后极其尴尬地回头递出钱连声道歉。回到原本的店旁却不见她的踪影。他有些着急地张望,看见了熟悉的薄荷色书包。
她从店内的试衣间步出来,浅蓝色的短裙在膝盖上方晃动,还没完全整理好的白色上衣有些凌乱。裸露的小腿细长,肌肤白嫩。
她回头照照镜子整理好衣物,紧身的衣料衬出细细的腰。“唔,是真的好看。还挺便宜,买了。”
打单付款后到了店外,看见他后揉揉他的脸。“久等啦。”
他没什么回应,只是将烤串递给她。她道谢勾起唇角,只是他不知道那是因为她方才指尖触到的温度颇高。

有段时间她许久都没怎么来。他戳她,她便说在忙。他总觉得心里落空空的,少了什么。后来他买了一株薄荷放在床边,似乎觉得这么嗅着睡着的时候便会踏实一点。
梦里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的影子闪现,也有养过的猫猫狗狗,或者许久未见的父母。
但主要还是她走在前方时薄荷绿的书包鲜明的颜色。
他心底清楚大概是个怎么回事,并感到自己有些时候会像个痴汉,某些突然冒出的想法也令自己感到羞耻。
然而他是真的挺想念她的。故此在许久后的晚上他听到久违的门铃声时他的心突然撒欢似的狂跳。
告诉自己别报什么期望后打开门结果是如愿以偿。她从熟悉的游戏光碟堆中翻出了她先前某次来时玩过的单机游戏。
“能陪我二刷吗。”
他有些疑惑但同意了。游戏中玩家操控的一方是一个女孩。女孩意外身亡,而喜欢着女孩的男孩精神失常,任何人身上都能看到女孩的身影,逐渐认为女孩仍活着。早上醒来后总是看见床上躺着女孩,遂有管子插上女孩的各个部位,旁边出现的心电图呈直线。窗边有她的身影一跃而下,不留一缕发丝。男孩固执地不肯相信,试图抓住女孩的手,终日思考着该如何救回女孩。女孩死后发现自己能进入男孩的梦境。而玩家所要做的便是在梦中战胜所有的“女孩”,揭开他们的心魔本色,让男孩面对现实。
言和打不过的地方就让徵羽摩柯打。很快游戏便通关了。男孩逐渐接受了现实,并享受每天在梦里与女孩相会的时光。
由于先前玩过一次,徵羽摩柯有些疲乏,感到沉闷。言和亦如此,但却没有中断游戏。
最后他瞥见她的眼眶有些泛红,估计是困了。随后果然如所料,她靠在了自己肩上闭上了双眼。他不敢动,生怕弄醒她。
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要珍惜和她一起待的时间了。指不定下次见面便是好久后了。这么想着的他不知不觉地也靠在沙发边睡着了。梦中似乎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东西盖在自己身上。有人轻声与自己道别。

那时候怎么就立了个flag呢?
他酸痛的双腿几乎无法走动了。干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歇息一会。那时的第二天他在床上醒来,回到客厅发现沙发空荡荡的。后来就一直这么空着,直到这间屋子彻底空置。
她直升到了国外的大学。那时候,他高一——刚满15没多久。如今他还未成年。他庆幸自己比预期中更早来到这里,但眼下的问题还没解决。这段时间内他的社交恐惧再次恶化,变回原先的样子。他如今在异国他乡迷路,没有问人的勇气,手机也恰巧没电。双腿恢复得差不多了,重新站起迈开步子。
“你在这啊。”
熟悉的中性嗓音突然出现。
他回头,她推着自行车走来。“找你好久啦——快点上车。我看你这腿都要断了。”
“...言...和?”他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吐出。
“不认得我了??”她看起来受到了惊吓。
“...”他走过去坐上了车后座。言和揉揉他的头,坐上车座,踩上踏板。
自行车的轮子转呀转。月光打在他们的身上,他的双手紧紧搂着她的腰,风轻轻拂过他控制不住泪水的眼眸。
她把他送到了他的住处。他不想放手,也不敢放手。四周无人,他想要说话,却哽咽着吐不出一个字。他觉得哭成这样有些丢脸,但仍旧是克制不住。
“安心啦,明天我会再来找你的。难道你想待在我们学校的女生宿舍吗?”
“...”他有些想笑。深呼吸了两下,终于能勉强说得出话。
“谢谢。”


虽然不太相信会有人看完但是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里是一些补充w
1.言和和在摩柯子身上安了GPS,相信细心的诸位已经发现了hhh
2.所以某种程度上言和和才是痴汉(?
3.还有!关于那个游戏!是我瞎编的!言和和想表达的大概是让摩柯子不要太想她但是摩柯子没有做到w
4.言和和一开始就知道摩柯子有社恐,接近的本意就是帮助他w
5.言和和是想和摩柯子呆一晚上才故意倒他身上的w

评论(8)

热度(16)